2010等你来

2010等你来
有媒体报道称,世博会的主题曲“2010等你来”涉嫌山寨日本歌手岡本真夜的“そのままの君でいて”。去看了下相关视频,颇让我想起了铁血史泰龙的曾哥和他(她)那首狮子座(天际)。我觉得2010等你来的曲作者,一样可以用曾哥的那句话来回应下岡本真夜:“我只能说我发现了这世界上另一首《2010等你来》,而它的作者也许是这世界上另一个我”...... 2010等你来   そのままの君でいて

zippo制造流程

zippo制造流程
zippo是很多烟民都比较喜欢的烟具,传说的拯救大兵更是给zippo添加了无数粉丝。我个人是比较喜欢zippo的,2004年的时候,媳妇送了一个给我,这么些年来一直都在手中把玩着,不过也仅仅是当作精致、可靠的烟具而已。国内一些知名的zippo交流社区,将之升华到文化、品味、技术的高度,倒是也乐在其中。对于我这样的纯烟民来说,无非一烟具尔。下面这个视频挺好的,一整套的制造流程,全自动机械化工业化产业...

风向吧 2010开篇

风向吧 2010开篇
2009悄然离去,2010如期而至。纪念也罢、展望亦可,都难免会在这个新旧交替的日子里,心生很多感慨。2009年有很多值得纪念的事情,有很多需要感谢的朋友,心存感恩,才能体味幸福,新的一年中希望我的朋友们都能够顺利、平安。 09年对于自己的网络生活来说,是比较重要的一年。09年4月12日,在奶茶的帮助下“摆脱”了束缚,建立了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独立blog,自此终于有了一个能够自主的分享、表述的...

他们的权益

他们的权益
摘录几个blog服务提供商的注册协议,不知道大家在注册的时候,都看没看这些所谓的用户协议,这些协议都有同样的特点,那就是维护“他们的权益”...... 这也是为什么大家都愿意自己架设独立blog的原因之一吧,和大多数个人blog相同,风向吧是遵循署名-非商业性使用-相同方式共享协议的^^ 新浪:对于用户通过新浪网络服务(包括但不限于论坛、BBS、新闻评论、个人家园)上传到新浪网站上可公开获取区域的任何...

天黑了

天黑了
号称数百年一遇的日全食结束了,下了整整一天的暴雨,除了室外的路灯隐约令人感受了下“白夜”的气氛,别的就什么也没看见了。公司连接外网的电脑前,围了一堆同事在看网络电视的直播,接收的是东方卫视的直播,最搞的是看见那个东方卫视的女主播站在风雨中、撑着花雨伞,一脸兴奋的告诉观众:“天黑了”。同事们一致赞叹这样的媒体真是比CCAV还有恶搞的风范,好在画面上同时还切换显示着其它省市的日食全景,...

从流落到爬墙

从流落到爬墙
饭否离去的日子里,四处寻找落脚处,个中辛苦自不待言。 之前在博文中聊到了落脚叽歪的无奈,几位朋友有说继续坚持等待饭否的,也有坚定的推荐Twitter的,其实我注册Twitter比注册饭否应该还要早些,不过连一条消息都没有发过,加上经常被和谐,访问速度也不是很理想,也就一条心跟着饭否走了。 sns的火热几乎是一夜之间的事情,作为一个天天爬网的人,总不愿远离了网络热点,好比最近一直在契而不舍追逐的...

持续和谐的饭否

持续和谐的饭否
没有跟风Twitter而选择饭否这样的国内微博客,主要考虑是担心和谐的问题,再者国内站点的访问速度也要舒适一些,而且功能会比较适合国人的习惯。当Twitter屡次被和谐后,一度很庆幸这种选择,可是饭否不长的使用经历中的两次和谐把自己浇的透心凉,特别是这次长时间的等待,十分令人沮丧。看着blog中的“唠叨”不停的转了几天也没恢复,只能无奈的撤除了。刚注册的叽歪还在适应中,不知道在陌生的叽歪能否很...

玩qq斗地主也不容易

玩qq斗地主也不容易
小三撩拨我玩qq斗地主,本想一起玩玩的,后来发现我这机器要安装qq游戏必须执行以下步骤:先要注销当前使用的系统标准用户帐户,切换到管理员帐户,取得系统管理员权限,接着打开麦咖啡按访问保护,关闭相关安装程序规则,来豁免游戏的安装权限,接着下载qq游戏大厅,下载完成后立刻安装qq游戏斗地主程序,安装完成后马上要启动、恢复麦咖啡的按访问保护防御规则,接下来为qq游戏设置n条豁免规则,排除每项...

迈克尔杰克逊,巨星陨落

迈克尔杰克逊,巨星陨落
一觉醒来,看见这么突兀的消息,一代天皇巨星就此陨落,迈克尔杰克逊也就此从传奇变为传说了。同时代中,“天皇巨星”这个称谓是只有迈克尔杰克逊才配得上的殊荣,至今我的储物箱中还放着那些当年收集的“vcd”,属于他的时代甚至还没有高清的概念。他是一个开创流行音乐大时代的人,那些曾经让人热血沸腾的歌舞,至今无人超越,他同样是饱受争议的人,人格上的缺陷让曾经的天皇变成了怪物,真的是天妒英才?迈...

Gmail恢复了

Gmail恢复了
正是不容易,中午的时候电信线路访问gmail突然恢复了,下班后匆忙的赶回家,联通(网通)服务gmail也正常了,觉得整个生活都回到了正轨。不论是工作还是生活,对网络的依赖性太大了。我们日常享受的司空见惯的网络服务,在拥有的时候觉得是方便的、理所当然的,在无征兆的情形下突然失去的时候,实在是会觉得太灰暗了。这种悲哀的事情,再也不想遇见了,问题是我们能做主么? 看见一些说法,这次是DNS劫持...